热门TAG: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色情图片  »  我的性奴空姐 【作者不详】
我的性奴空姐 【作者不详】

我的性奴空姐 【作者不详】


二十六岁的裴莉是个一七五公分高的美女,不但曾当选校园美女冠军、更是个国际航线的知名空姐;我熟悉她已快二年,但面对开朗大方、健美好动的她,我却始终只能偷想着她而不敢造次,因为,她是我好朋友的女人!她在三个月前已成为伟益的新娘,但我还是不能忘怀,究竟,她是我活到三十五岁所遇见过最美的女人,尤其是她那双修长、白嫩的玉腿和那对浑圆、坚挺而硕大的双峰,更是让我为之魂不守舍。
  
  其实,在艳丽而高大的裴莉面前,我一直都有自卑感,因为我只有一六五高,还是个其貌不扬的瘦皮猴,但因为与伟益熟识的关系,就在我们的保龄球队于广州打完赛程的当晚,我们和伟益他们夫妻巧遇在同一家餐厅,他们是随伟益的父亲招待朋友来的,而他们一行人马上要兼程赶往珠海,但因裴莉略感不适,所以想留在广州的饭店休息,因此,伟益匆匆托咐我护送裴莉回那家饭店后,他们一行人便离开了餐厅;伟益根本没料到裴莉和我下禢的是同一家饭店!
  
  我和周胖子一起陪裴莉回到了饭店,肥周和伟益算是死党,裴莉当然更加放心!当她有些惊喜地知道,我们的房间就在她脚下的十楼时,她大方地开了瓶XO,与我们小酌起来,我们还怕她身体不舒适,但她却调皮的笑道:「我只是不想在这种台风夜还大老远的跑去海口,无聊透了!」没错,强烈台风似乎就要登陆,天黑时便已风狂雨骤了!
  
 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,裴莉起身脱掉了一直罩在身上的貂皮大衣,霎时,我和肥周都睁大了眼睛,老天!裴莉身上竟然只裹着一件袒胸露背、开着高衩的紧身黑丝绒晚礼服,她那硕大的双峰几乎要完全裸露而出,谁都看得出来她并没有戴乳罩,一对漂亮而明显的小圆点傲然凸显,而晚礼服的肩带是由精致的不锈钢链子所担任,那与她的项链及闪闪发光的长耳坠是一个系列的、还有她镶银边的三高跟鞋!当她再坐回沙发时,整只白嫩而修长的右大腿由衩顶完全地露出;哇塞!我整只鸡巴都硬了起来!我看着她风情万种、妩媚动人的脸蛋说:「哇!裴莉,今晚妳好美!」她睇着我笑道:「有吗!?我一直都是这样啊。」但肥周也说:「不、不!今晚妳连发型都非凡漂亮!」
  
  是的,今晚裴莉将一头长发盘结在脑后,但刻意掉落一些发辍,那使她益加显得雍懒、性感而妩媚;她兴奋的问我们:「真的很好看呀?」肥周说:「嗯、很有格调、很有味道!」我则赞道:「就像是个性感女神!」她咯咯低笑起来说:「你们两个大概喝醉了!」我想裴莉知道我们炙热的眼光从未离开过她丰满的胴体,但她好象并不在意,依旧和我们聊得非常开心。
  
  假如不是伟益的电话,我和肥周绝舍不得离开裴莉的房间,但裴莉怕说实话会惹伟益生气,并没说出我们和她在房里喝酒,只说我们球队也住在同一家饭店,不料,伟益竟然说要打电话到我房内找肥周,我们这才匆忙的赶回楼下房间;伟益只是交待我和肥周台风已经登陆,他们被困在半路上的一家小旅舍,万一停电时,他要我们上楼去帮他照顾裴莉;当然,我和肥周马上满嘴答应了他的要求!
  
  这时肥周被强拉到队长房里玩扑克牌,而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裴莉,立即又跑回去找她,顺便告诉她伟益在电话中交待我和肥周的事,而裴莉只是笑着说:「只是下雨而已,不像有台风呀。」然后脱掉鞋子,斜倚在床背上看电视;那撩人的姿势霎时又令我想入非非....,但这次我无法逗留太久,因为,裴莉正被荧光幕上的情节吸引住,聊了几句之后,我只得万般不愿地跑去看肥周。然而,大约十点时,强烈台风声势惊人地登陆了,没多久之后整栋饭店便陷入漆黑之中,真的停电了!我们耗了一、二十分钟才从柜台拿到腊烛,等烛光燃起时,大赢家阿亮马上被拉回赌桌,而我赶紧拿着二根腊烛跑楼梯上楼;我可是一时一刻都没忘记裴莉。
  
  我回到裴莉漆黑的房间时,她如获救星般的跟着我亦步亦趋,黑暗似乎使她变得非常胆小、脆弱,高了我一个脑袋的她,紧紧地挨在我身边,时而拉着我的手、时而由后面扶着我的肩头,一付深怕我会将她弃之不顾的模样,即使我已点好腊烛,她还是不安地偎着我;老天!我不但闻到了她的发香,也偷偷地享受着她暖和、硕大的双峰贴靠在我脑后的爽快,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小乳头的厮磨!我想哄她躺回床上,但她坚持没电不敢睡觉,而她也不想到楼下去,因为我们的队友她熟悉的没几个,最后,我搬了张单人沙发,和她一起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,看着被强台肆虐的大街,那呼号的疾风骤雨和乒砰不绝的碰撞声委实吓人!而裴莉挤进了我的怀里,她好象真的很害怕,身躯竟然微微颤抖着,我趁机搂住她的肩膀说:「傻瓜!怎么怕成这样?」她嘤咛道:「人家从小就怕黑嘛!」我轻抚着她的香肩说:「要是一直停电妳怎么办?」她整个身子倾靠在我臂弯里说:「我不管,那你要整晚都留在这陪我!」这时第一根腊烛已烧光,房内又陷入一片漆黑,我骗她说:「没腊烛了,怎么办?」她缩在我怀里说:「你在我就比较不怕、你不能离开我。」我就着夜光,仔细地端详着裴莉,而在黑暗中的她,看起来更加显得性感动人!
  
  我让裴莉挪身坐到我前面,也就是让她坐在我的两腿之间,她紧靠着我,我由后面一手搂着她的腰、一手扶着她的肩头,单人沙发变得拥挤不堪,而我俩也到了耳鬓厮磨的状况,我试探着用嘴唇碰触她的香肩、再舔着她的后颈轻声说:「妳好美啊!裴莉。」她轻喟道:「可是伟益从来就没赞美过我。」我放胆地舔向她的耳根说:「那是因为他已得到妳了,才会不再珍惜。」裴莉幽幽的说:「你们男人就是这样!得到了便不再稀奇!」我囓着她的耳朵说:「不见得如此,假如妳是我的女人的话,我一定把妳捧在手心当宝贝!」这时我的右手开始爱抚着她的香肩,而左手由她的柳腰往上滑到了她的左边乳房下,喔、真大!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轻盈地将那浑圆硕大的肉峰捧在手上....,我用指尖去探索乳头的位置,而裴莉竟然没有拒绝!我在裴莉耳边说道:「妳的乳房摸起来弹性好棒!」她将整个身子往左倾倒在我身上,脑袋枕着我的左肩,眼神迷离地注视着我说:「今晚陪着我好不好?阿风。」我侧首注视着裴莉,老天!她是不是在要求我陪她一整晚!?这算暗示还是挑逗?妈的!我告诉自己──千万不要急!必须再确定....或是试探一下──裴莉是否真的想让我上她?我定定地望住她,企图能看到她的心灵深处....,而她如梦似幻的眼神并没有逃避,她回应着我的注视;好吧!我自忖着──成败就在此一举!我盯着她的双眼,缓缓地把脸凑近她,同时我一手将她的不锈钢肩带往外推,使它滑落在她的臂弯上、一手则用力握住她迹近全裸的豪乳搓揉起来,然后我用嘴唇磨擦着她的嘴角说:「告诉我,裴莉,妳愿意....让我吻妳吗?」她瞇着双眼梦呓似地呢喃道:「噢、阿风....我不是都已经让你....这样了吗?」我立即含住了她微张的下唇吸啜、舔舐起来,霎时裴莉浑身颤栗、亢奋地扭动不已,她热烈地与我拥吻──一次又一次的──我们彼此贪婪的吸啜双唇,连牙齿都不放过!我俩的舌头纠缠不清、舌尖不断的翻转、不断的互呧!喔!爽死我了!裴莉温润而湿滑的舌头整片溜入了我的咽喉,那么贪心、狂野而火热!我尽情吞咽着她甜蜜的唾液,然后,我更狂暴地报答着她,噢!我的舌尖在她的喉咙里乱闯乱躜,第一次尝到了真正接吻的美妙滋味,我们奔放的喘息声与咿唔不明的模糊话语,使我们的热吻超过了十分钟,最后,我俩的牙齿碰撞、磨擦在一块,而裴莉吃光了我给她的每一滴口水!
  
  当我们的唇舌终于分开时,裴莉的晚礼服已退到腰部,她的上半身完全赤裸裸的,一对又圆又挺、光滑白嫩、布满弹性的大奶子,骄傲而饥渴地震颤不已,「喔、真棒!裴莉,妳的奶子好大、好美!」我忍不住的赞美道,而裴莉主动的抓住我的双手,将它们带领到她的胸膛上说:「喔、阿风....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的身体吗!?....来吧!阿风....来吻我的乳房!噢....阿风......我愿意让你玩个够!」我握着她的硕大双峰说:「噢!裴莉,没错!从我第一次看见妳那天开始,我就一直想玩妳了!」她耸身坐到我的小腹上,右手环抱着我的脖子,脑袋倒悬在椅背外喘息着说:「啊、我知道!阿风....我知道你经常在偷瞄我....我知道你老早就想....玩我了!」我没否认,我拧捏着她那对硬凸的小乳头说:「对!裴莉,我想妳这对大波都快想疯了!」她把胸膛耸高在我的下巴处说:「那么,你还在等什么呢?」



Back to Top
网站地图